影視心得

[日影]腦男-殺人機器還是伸張正義?

2013/6/13 腦男觀後感

是殺人機器還是伸張正義?

他沒有痛感、也沒有正常的生活智能,連吃飯、上廁所都必須接收指令。

唯一被教導的技能是殺人

pZ6WpKOekKOVp6U

這部戲的主軸並不是放在他怎麼找出殺人兇手,或是應該如何制裁犯罪。

下有劇透

———————————————————————————————————-

真梨子,精神鑑定科醫生。她相信人有善良的一面,也願意用自己的專業去輔導殺害自己弟弟的兇手,在一次一次痛苦的治療中,她以為可以克服得了心魔、並且幫助對方重新回到社會。

直到最後,鈴木一郎對她說,他背叛了妳的期待…

真梨子的母親原本一直困在兒子被殺之後因自責產生的重度憂鬱症,不願意接受任何治療。卻在看見電視中兇手死於非命之後說她願意接受治療,殊不知殺害兒子的兇手已經得到懲罰,她也沒機會得知,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志村,少年犯。故事的另一段支線,其實也是重要的思考點。他是殺害真梨子弟弟的兇手,也是真梨子曾經最重要的病人。他後悔的說想到那柔軟嬌小的身軀因為自己而失去了生命,無論怎麼贖罪都無法挽回一個健全的家庭和家長失去小孩的悲痛。只是、那些話不知道還是發自內心的懊悔,還是為了利用了真梨子?

茶屋刑警,他認真、盡職、努力抓犯人,會對因為精神病患兇嫌獲得減刑感到不滿,對他而言、犯罪就是犯罪、不分任何情況、任何人。

只是當危險發生在他身邊的人身上時,他不能堅持自己的正義。為了要救一個人而去殺另一個無辜的人,並不是所謂的正義。

最後學弟大叫:我死了就好了吧!

我想,也是因為他並不希望自己的活、是建立在別人的死上。

綠川紀子,連續爆炸案的主要犯案人。藉著折磨別人來稍稍平息自己身體上的苦痛。對於殺人像是一場遊戲,不痛不癢。她說,從來沒有從心底感到幸福過。

斗真的演技是好的。雖然很多場戲都面無表情。但是眼神從完全沒有感情的殺人機器,到最後看著真梨子微笑的樣子、短短兩個小時的電影卻可以感受到腦男這個人的變化。

小時候看中國民間故事或是金庸武俠小說、總是覺得鏟奸除惡、劫富濟貧的故事大快人心,長大之後,知道有法律的存在,我們期望壞人會有應有的懲罰。即使世界上還是有太多不公平的事、還是有人犯罪。

我不知道制裁壞人的人、應該說他伸張正義、還是指責他藐視法律的存在。

一把槍,在普通人手裡是犯罪、在刑警手裡是執行正義、雖然他們指的是同一個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