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大時代-184-188 人生如棋

恆大假藥案外案
煥然和秋月母子雖不贊同董事長讓恆大擴張的太快,BOT 商場尚未開幕,又要跨足醫療生技產業,但眼看無法阻止董事長和美國藥廠簽約,兩人也只好再多花心力放在新的藥品代理。
沒想到和美國藥廠才剛簽完約沒多久,就已經聽到醫院有人開始在販賣代理的新藥。
不但不符合藥物販賣的程序,破壞恆大的信譽,更甚者是賣假藥會有出人命的風險。
煥然在聽到消息之後先去找志開商量,但是志開的反應並不如他想像中的意外,倒像是早已知情一般。

185_190325_0026-vert

185_190325_0022.jpg
煥然對志開說,從前的志前一心只想要坐穩恆大的董事長位置,所以絕不會做傷害恆大的事,但煥然不知道的是,變的人不只是志前。

185_190325_0006-vert.jpg
志開一直是個善良的人,善良到被說成軟弱也想用他自己的方式保護所愛的人。
知道賀良才是他的親生父親後,心境上也有了變化,面對煥然的質問顯的欲言又止。
這會不會是兄弟倆最後一次的把酒言歡?

185_190325_0024

 
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
孫煥然不僅只是智商遺傳媽媽,個性也是像她居多。
對愛情都苛求到近乎完美,即使心裡明白不會有100分的愛情存在,也希望自己能給對方多一些的空間,但當聽到志開與家媚聯絡而自己對這件事卻一無所知的時候,卻無法按捺胡思亂想的情緖,甚至是斷開與對方的聯繫。

185_190325_0016-vert

185_190325_0013-vert

185_190325_0010-vert

185_190325_0034-vert
他的愛太卑微,卑微到一直往後退,退到對方找不到的地方,因為沒有信心那份愛會屬於他。
雖然孫煥然在事業上的成就有目共睹,但曾經因為家庭的破碎而導致自身的不安全感。
或許他的後退,會讓家媚看清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或許兩人就此無疾而終。
愛情這個課題,需要不斷的練習,做為對手的兩人才能不斷的成長。

 

棋局

185_190325_0050
假藥案是一個錯縱複雜的棋局,但無論事情多麼的複雜,只要理清人物背後的利害關係,棋局就不難解。
就像秋月在教煥然時說過,一個人會走險棋,一是貪心、二是貧窮。
志前和志開對假藥案的涉入有多深,就是秋月和煥然母子需要一再試探深究的地方。

現在的棋局看似是李志前和孫煥然的董事職位之爭,但背後卻是廖秋月和賀良才為了兒子的經營權之爭。
廖秋月從小無父無母在戲班長大,看盡了人情冷暖,因此她有自尊心強,不輕易服輸的一面,也因為倔強而使得家庭分崩離析十多年;賀良才從小跟在少爺身邊,從上海到台灣,雖然不愁吃穿,但也沒過過什麼好日子,兄弟倆愛上相同的女人,也註定了終究會有人悔恨痛苦的命運。
廖秋月和賀良才同樣是潛伏十數年後歸來,一個放下對感情的執念,因此能專注在事業上,取得更好的成績,反而得到愛人的尊重;一個拋不下對感情的執著,不甘願平淡如水的相知相惜,終究走不出心魔障礙,害人害己。
恆大的假藥案,牽扯的不僅是權力、名利,還有兩代人的愛與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