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心情

[生活]再見,未曾見過的二寶

7/3星期五,約了第一次的產檢,從七點等到八點半,因為肚子大的誇張,我跟吳先生還猜測是不是雙胞胎,開始在煩惱未來的人力和金錢規劃。
進了診間被簡短的問了一些上一次經期是什麼時候,有沒有出血等狀況,就正式開始照超音波。
看到了胚胎,約是八週左右,但是沒有心跳。
醫生再次做陰道超音波確認,還是沒有閃動的亮點。
醫生說是不正常的胚胎,可能會自然淘汰,這兩天應該就會有出血的狀況,但是如果沒有的話,下個星期一就必須動手術,要不然會有危險。
走出診間,聽護理師講解一些這幾天要注意的事項,整個人都還是在茫然狀態。

一個人騎車回家的路上,忍耐住情緒,不敢有太多的想法,回到家之後,打電話給還在工作的吳先生,和他講了這件事情,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電話那頭的吳先生還是一貫的很不會安慰人,我一直不斷的想,是因為我的憂鬱和對未來的害怕,而讓二寶離開嗎?

從來沒想過,從第一次驗到兩條線,再到被宣告胚胎沒有心跳,只有短短兩個星期的時間。
知道懷孕的當下不確定的心情是真的,但是也和吳先生好好的規劃了以後的人力時間和金錢的分配,我們是認真的期待要迎接二寶的到來,所以聽到孩子沒有心跳的當下,我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我真的在想,是不是因為他不想造成我們的壓力所以才走了?
明明在天上是祂選擇了我,但是又離開了我?
悲傷的感覺沉重的難以說明,體會到人家所說的淚溼了枕頭,混合著歉疚和疑問,就這樣睡著了。

7/6星期一,今天仍然進公司。
先著手整理目前手上客戶的訂單與出貨情況,再把待辦事項先列出來,做簡單的交接明細。
因為晚上預定要做手術,接下來要請兩個星期的假,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如果沒有交待好工作狀況,也怕在休息期間一直接到電話,對同事和我都是一種困擾。

按照規定,手術前的四個小時不能吃東西,連水都不能喝。所以吃完午餐之後,我就不敢再放水在桌上,怕自己一時忘記而破戒。

下班之後先回家洗澡,再和吳先生一起去看醫生。
看診的人很多,在等待期間,一直都還是希望等一下照音波的時候,又會突然看見寶寶的心跳,這兩天的悲傷只是一場夢而已。
只可惜,進診間再次檢查的時候醫生說胚胎已經變形了,為了要避免造成母體的危險,再加上我也已經禁食五個小時以上,就決定當天手術。
先填好一些單子,換了衣服,就去準備室。

手背上先打點滴,需要等醫生來了再加麻醉藥,由於醫生還在看診,所以就在待產房等待。
其實心理的煎熬遠大於身體的不適,對於寶寶的不捨,對手術的害怕,這個時候就覺得有個人在旁邊一起等待可以稍稍減輕一些心理上的負擔,跟吳先生互相開玩笑責怪是對方的那一半品質不好,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在待產房也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後,護理師終於把我推到手術間,小產是全身麻醉,打麻藥之前有先告知手術時間大概5到10分鐘,然後打麻藥的地方會有一點刺刺麻麻的,想休息的話眼睛可以先閉起來,聽完兩句話之後我就已經沒有意識,醒來已經是手術結束推回到待產室的病床了。

我問吳先生進去的時間大概多久?他說大概10分鐘到15分鐘而已吧,15分鐘 ,一個寶寶就從我的身體裡面抽離了,八週的時間還來不及熟悉,就要說再見,連眼淚都流不出來,只是那種沉甸甸的情緒,不應該忘記。

雖然已經清醒,但是必須等到點滴都滴完才可以離開,差不多又過了半個小時,從晚上七點待到十二點半,五個半小時像是夢一樣,虛弱到需要欃扶才能走,吳先生說可以在這裡多休息一下,可是我想回家好好的躺著。
因為隔天吳先生還要上班,於是決定要回娘家休養。回娘家的路上,吳先生的肚子有點餓,買了蛋餅和米漿,在等紅燈的間隙吃了一點,我雖然從下午一點之後就沒進食,但是也沒有任何的食慾,只是嘴巴有點渴,所以呡了一小口米漿,沒想到不到十分鐘就開始反胃,忍著到家,把那一小口的米漿也吐了出來,坐在馬桶上氣喘噓噓,狼狽不堪又虛弱。

他扶我上床,叮嚀幾句之後,就先回家休息。
沒幾分鐘,我又再次昏睡過去。

7/7 星期二,手術過後第一天。
早上起來之後還是沒有什麼食欲,很累,腰部很痛、很酸,打麻醉的右手也不時傳來剌痛、麻痺的感覺,醒了但是沒什麼力氣,喝了幾口老媽特地煮的腰子湯之後又倒下繼續睡。

小寶醒來跑到房間問我,媽媽妳怎麼躺在床上?
我說媽咪生病了,受傷了,需要好好休息,他問為什麼,我說我帶弟弟去很遠的地方了,他說我不要弟弟去很遠的地方,我要跟弟弟玩,說著說著就哭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是因看不到弟弟而哭,還是以為我帶弟弟去玩他卻沒跟到而哭,很多事情,我會希望能用比較理性的說法和孩子解釋,但有些事,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說得明白。

老媽今天已經跟朋友有約,不到中午就帶著小寶一起出門,在她出門之前有先幫我準備好飯菜,只要熱一下就可以吃,只是他們一走之後我又馬上昏睡了過去,白天和下午昏睡的時間比清醒的時間還長。
到了晚上五、六點之後終於感到有一些餓意,請媽媽幫我買粥回來吃了半碗,人也好像比較舒服了一些。
這是第一天完整的一餐,所以飯後大概20分鐘左右吃了藥,也在吃完藥之後就進房間躺一下,一開始只是覺得身體有些癢癢的,結果到了八九點左右愈來愈癢,也開始起小疹子,我想是因為吃藥後引發過敏,
當下打電話先回醫院的衛教室,護理師請我還是先回去掛急診。
一到急診,值班醫生看了一下狀況之後就馬上幫我打了一針抗過敏的藥,讓我在那邊 休息一下,抗過敏的藥很快就生效了,雖然還是有些地方感覺癢,但是已經舒緩了許多。
很想睡覺,護士說可以在待產室多休息一下,但還是趕快請吳先生載我回家,因為回到家才能好好的睡,大約十一點半上床睡覺,術後第一天就這樣過了。

7/8 星期三,術後第二天。
早上起來感覺比昨天有力氣了一些,雖然肚子還是不舒服,右手也沒有力氣,但至少比較有精神,也會想吃東西,請老媽幫我準備牛肉湯,喝完之後休息一下。
今天下午回診時,醫生先做內診確定手術清除的狀況,再問我說:「妳之前都沒有藥物過敏的情況嗎?」
我當下有點三條線,之前沒發生過的事怎麼會知道,這種有點指責的口吻聽起來真的讓人覺得不舒服。
回診之後換了新藥,大概是有安眠的效果吧,一吃完沒多久就想睡覺。
一直睡一直睡。

7/23 星期四
回公司上班的第四天,回到之前的工作節奏,還有力氣和同事說說笑笑。
想起了冬季戀歌裡的台詞:「時間不停的轉動,世界也沒有任何的不同,但你知道那個人已經不在了,他不會再回來了。」
未曾出生的孩子,總有一天會在我的記憶中淡化,直到再也記不起來,寫下這篇文章,紀念我曾經來過又離開的寶貝。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